共和国第一悍匪白宝山(中国第一大悍匪白宝山档案),本文通过数据整理汇集了共和国第一悍匪白宝山(中国第一大悍匪白宝山档案)相关信息,下面一起看看。

从1996年3月至今的两年时间里,白宝山袭警,枪杀哨兵,抢枪,抢钱。在北京、河北、新疆等地多次作案。他持枪抢劫3起,杀害无辜15人,抢劫人民币140余万元。此案被列为1997年中国刑事侦查第一案,并一度被国际刑警组织列为1997年全球第三大要案。

此案在北京、新疆、警军界、国务院、中南海引起轰动,影响达到海外。本案主犯白宝山抢劫五四半自动步枪、八一自动步枪、五四手枪。他杀死了15名士兵、警察和无辜的人,打伤了15人,在监狱里杀死了2人。他的犯罪手段极其残忍。

白宝山系列犯罪被公安部列为“1996年、1997年全国第一案”。在抓捕白宝山的一年半时间里,北京市公安局、河北省公安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共同作战,出动警力上万人。

砰,砰,砰.“1997年9月5日晚上7点多,3名便衣侦查员在石景山公安分局民警小何的指引下,敲开了石景山模口某栋4号门201号的门。

门开了一条缝,一个光着膀子的中年人探出头来,看到来者顿时一怔。

“白宝山,你还有你的账户吗?你怎么不担心?”

那个叫白宝山的人认出了正在问话的段警官何。

“当然,我会做的。什么,还有机会?”白宝山看上去有些放松。然后他放心地打开门,让几个人进屋。新人比较随和,然后就说自己的事情。最后,告诉他必须去警察局填一张表格。白宝山一听,愣住了:“对了,我得换身衣服。”白宝山说着,转身去拉靠墙的壁橱门。

此时此刻,侦查员怎么会知道柜子里的袋子里装着的“五四”手枪随时可以取他们的性命。“得了吧,我们又不是去相亲。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这么整洁?”靠近柜门的侦察员笑了笑,但他没有动。小何从床上抓起一件汗衫扔给他。“我们走吧。一分钟就结束了。”

在调查人员的“簇拥”下,白宝山无奈地走出了大门.

几个小时后,从北京市公安局传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在石景山区、河北徐水县、新疆乌鲁木齐、石河子等地缴获3支枪、致16人死亡、15人受伤的连环犯罪嫌疑人白宝山终于落入法网!

1996年3、4月,北京市石景山区、丰台区连续发生歹徒夜间袭击执勤岗的恶性案件。罪恶的枪声震惊了首都的四面八方。首都警方全力以赴进行调查。

1996年3月31日深夜,北京西边石景山的一家电厂里静悄悄的。突然,一个黑影滑到墙上。他藏在树后,眼睛盯着门前值班的哨兵。不一会儿,换岗的哨兵来了。交接后,新哨兵巡视了一圈,似乎不太舒服。他走到墙边,蹲下来呕吐。正当他准备站起来回到岗哨时,突然

哨兵仰面躺在地上,双手紧紧抓着半自动步枪。碰了岗哨的歹徒扔掉铁棒,从昏迷的岗哨上取下步枪,冲走,消失在夜色中.

几天后的4月7日夜,石景山区某重要场所警卫室突然响起枪声。一个值班岗哨受伤,袭击者趁夜逃走。一个多小时后,石景山公安分局巡逻队在苹果园附近拦截一辆白色面包车进行盘查时,一名持枪男子突然从车内跳出来,手持裹着毛毯的长枪,向民警连开数枪,打伤多名民警后逃跑……

就在首都警方正在四处撒网排查的时候,4月22日夜,丰台区某射击场的一名执勤哨兵再次遭到伏击,哨兵被当场击毙。手枪皮套被抢了。

在共和国首都,犯罪分子如此疯狂地袭击军队的重要哨所,这是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中央领导非常震惊,时任总书记指示北京市公安局尽快破案。很快,中央政府根据当前突出的社会治安问题,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打击严重犯罪活动的统一行动。

北京市委、公安部领导对此案也高度重视,多次听取汇报,要求全力缉捕犯罪嫌疑人。

北京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了由张局长亲自挂帅的联合专案组,在确定了加强防范、积极侦破的总体作战方针后,全局各警种、各部门密切配合,投入到紧张的侦破工作中。

根据现场勘查情况,专案组从“4.7”、“4.8”、“4.22”三起枪案中提取了标有“75-81”的弹壳。经技术检验,弹壳均来自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而这支枪很可能是“3.31”上某电厂岗哨被抢的经过分析,专案组侦查员达成共识,果断将四起案件并案侦查。

据分析,专案组对嫌疑人的“画像”如下:身高1.75米左右,35岁左右,北京人。

很快,全局的每个民警手里都有了一份犯罪嫌疑人的画像,石景山地区周边的犯罪嫌疑人摸排工作开始了。侦查员和民警仔细核对核实每一条线索,在茫茫人海中夜以继日地搜寻。

同时,该市巡警和防暴警察在重点区域和路口组织排查观察,加强防范。在恶劣的条件下,警察伴随着严寒、酷暑和蚊虫,潜伏着,等待着恶狼的到来。

1996年,北京发生了一系列罕见的武装抢劫银行装甲车的案件。犯罪分子猖狂、凶残、狡猾,加大了破案的难度。一时间,来自多方的压力像一个沉甸甸的元宝,压在首都警察的心上。每个人都有一个信念:我们决不能让作恶的罪犯逍遥法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警方丝毫没有懈怠,但案件却没有任何突破。罪犯似乎突然消失了。年底,北京又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杀人大案。专案组从案件现场散落的“75-81”弹壳中找到了突破口。

1996年12月16日下午两点,北京德胜门外滨河路烟市。一名外籍女子许(音译)刚刚完成一笔交易,她低头数钱时,一名蒙面持枪男子突然开枪击中了她的胸部。许倒在血泊中,当即死亡。蒙面男子上前抢夺许装有6万余元现金的包,边逃边向周围群众连开数枪。

根据警方现场走访的目击者提供的信息,蒙面男子独自作案,身高1米75左右,身材中等。现场勘查发现三个弹壳,标识为“75-81”。是“331”案中被抢的“56”半自动步枪吗?

与此同时,公安部的一条消息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

7月27日凌晨,在一起香烟摊抢劫杀人案发生前不久,河北省徐水县某部队三名执勤哨兵遭到袭击,其中一人死亡,一人受伤。歹徒抢走一支“八一”自动步枪。专案组立即派人前往河北了解情况,并带回现场进行足迹比对。检查弹壳时,发现也是“75-81”型。据有关部门介绍,标有“75-81”的子弹只装备到新疆、兰州等西北地区。据此,专案组将侦查范围缩小至新疆刑满释放回京人员、已回京探亲人员、已保外就医人员、已越狱人员。

哪种枪类型可以使用“75-81”子弹对于确定歹徒是否与之前的哨兵袭击有关至关重要,而t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们专程来到重庆,向八一步枪的设计者求教。最后,他们确认了北京烟草市场抢劫案中歹徒使用的枪支类型为八一自动步枪,即7月27日歹徒袭击河北省徐水县某岗哨抢劫的枪支。

经过综合分析,专案组侦查员确定,歹徒数次袭击哨所、抢夺枪支的最终目的是杀人、抢劫钱财。

“12.16”事件后,警方加强了对近年来从新疆返京人员的排查,同时收紧各项防范措施,加强巡逻、查卡、堵截。狡猾的犯罪嫌疑人不敢再动了。此后,新疆发生的几起系列持枪抢劫案件,让警方果断决定:北京、河北、新疆的系列案件要一起侦办。

“12.16”案后,犯罪嫌疑人突然失踪。但是,所有在北京参战的警察,都是时刻在岗位上待命的。巡警和防暴警察冬冷夏热,在偏远点和网上日复一日地蹲守堵卡。除夕夜,千家万户团聚的日子,专案民警不敢松懈,靠吃干面包坚守在执勤岗位上。注册警察深入千家万户,不知疲倦地开展调查;为了核实关键线索,专案组的侦查员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收集到的案卷堆了两米多高.

多少风风雨雨,多少波折,破案中的酸甜苦辣,只有参战的警察才清楚。虽然案情扑朔迷离,但他们从未因此丧失信心,坚信破案的那一天终将到来。

1998年7、8月,新疆传来令人震惊的消息:新疆石河子、乌鲁木齐等地连续发生数起持枪杀人抢劫案件,死伤多人。根据案情报告,犯罪分子使用的是“五六”冲锋枪。专案组认为,如果北京和新西兰有合并案件的可能,案件的侦办可能会有新的转机。经公安部协调,北京市公安局将新疆枪案现场物证送往北京检验。

8月23日,从案发现场提取的6枚弹壳被新疆公安机关送往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局连夜勘验,发现这6发子弹与北京“1216”案发现场提取的弹壳为同一把“八一”自动步枪所发。次日,这一结论得到了公安部相关专家的认可。

8月27日,公安部召开新疆侦查工作协调会,北京市公安局派人出席。经共同分析研究,认为北京、河北、新疆系列案件应一并侦办,公安部决定各地联合开展侦办工作。

北京市公安局结合即将召开的党的十五大,以预防枪击爆炸为主导,全面加强防控工作,对1983年以来送往新疆的罪犯逐一进行“筛查”。参战民警全身心投入到破案的攻坚冲刺中。

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和协调下,北京、新西兰、河北、四川四地警方联合行动,终于破获了这起引起从上到下广泛关注的大案,罪犯白宝山在北京落网。

9月5日中午12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传真来一条重要线索:家住北京西部石景山区的白宝山及其妻子谢宗芬有重大嫌疑。

此前,新疆警方在天池吴遇害现场发现数枚弹壳。经检验,确定是149团姜中士抢的五四手枪发射的。据此分析,死者是被谋杀的。很快,死者吴的身份被华

早上7点,专案组侦查员不顾连夜工作的疲劳,驱车赶往河北徐水,在火车站附近拿到了“56”半自动步枪,很快拿到了新疆的“81”自动步枪。

同时,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局对查获的枪支等物品进行技术检验,认定其家中发现的五四手枪的编号与8月8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49团江警长遇害后被抢走的手枪编号相同;提取的“56”半自动步枪就是北京“3.31”案中被抢的枪。在白宝山家中发现的一双胶鞋,经鉴定与河北徐水县“7.27”案件提取的脚印相同。

9月7日,同案犯白宝山的妃子谢宗芬也在四川落网。

喜讯传来,所有参战民警都激动不已。是的,500多个日日夜夜,警察付出了太多。

循着那邪恶的轨迹,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丑陋狰狞的灵魂。对于这样一个心胸狭隘,复仇欲望强烈的人来说,这种变态的心态积累了更多的偏见和仇恨并付诸行动,只能导致他人的痛苦和自己的毁灭.

1983年,第一次全国范围的严打,25岁的白宝山因盗窃罪被石景山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同年被送往北京市第一监狱服刑。坐了两年牢,每天数着还剩多少天才能出狱的白宝山突然被告知,他的案子要重审了,因为1983年和他同案的一个狱友举报他和白宝山合谋堵路。他的举报者立功受奖,很快减刑,但又被加判10年有期徒刑,这让他心灰意冷。新婚妻子留给他一对双胞胎女儿。那些日子里,他常常对着高高的监狱墙偷偷流泪。在他觉得什么都没有帮到他之后,他开始怨恨他的狱友的吝啬,他妻子的无情和法庭对他的不公。

1991年,白宝山被取消北京户口,被押解到新疆劳改农场继续服刑。在茫茫戈壁滩上,白宝山由怨恨变成仇恨,任其思想恶性发展。他开始思考出狱后如何报复社会,找回失去的青春。为了将来顺利实施他的复仇计划,他开始做准备。

在他后来的记述中,他说:“我当时就想,将来出狱的时候,我也不会太老。如果我犯了杀人罪,扔石头和木棍肯定会失败,我想到了用枪报复。”

1993年,白宝山独自赶牛离开农场。一天,一群迷路的羊来到了农场。他把羊圈了起来。后来当地牧民上门索要。他听说这些牧民手里有子弹,就主动提出赎回。这样,就有了120多发子弹。他把子弹擦干净,包好,藏在牛棚的屋顶上。后来,他向留在农场就业的犯人索要了100多支步枪和手枪子弹。

有了子弹,白宝山想着出狱后去吹口哨拿枪。他以为这将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不得不狠下心来。但他过去最得意的壮举是用砖头打别人的头。在以后的复仇行动中如何能让自己从容面对狰狞的死亡?

他想到杀人来练胆。他犹豫了很久,寻找他想要猎杀的目标。最后,一个他恨之入骨的劳改犯成了他邪恶阴谋的第一个受害者。

这个苦役犯名叫李宝玉;长的五大三粗,带点蛮力,经常欺负白宝珊,他们打麻将,让白宝珊去干活,稍微不顺心就是一顿臭揍。那天,李宝玉的牛跑到地里啃庄稼。他受到了球队的惩罚。回来就拿白宝山出气,让他买烟,甚至和爸爸妈妈一起骂白宝山。白宝山没话说,晚上悄悄在牛棚里挖了个坑。他把李宝玉骗去喝酒,打了他个措手不及,用事先准备好的铁榔头敲了他后脑勺,然后把他埋在坑里。

两天后,另一个经常向他要钱却从来不还的犯人傅志军打了他一顿,骂了他一整天

后来因为在白宝山住的牛棚里发现了血迹,检查了三个多月,最后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被放了出来。

即使杀了两个他讨厌的人,他也觉得很爽。他没有犹豫,没有退缩,甚至接受了致命的一击。他的手一点也不颤抖。

他相信自己会成为一个无情的杀手。

为了早日实现自己的邪恶计划,他已经开始假装积极努力,让每一个接触到他的管教人员都觉得他是悔过自新的典范。

他所希望的那一天到来了,他被允许提前一年获释。

1996年3月7日,白宝山拿着释放证踏上了回北京的火车。从此,他开始了他的邪恶之旅。

1997年9月9日,时任国务委员罗干作出批示:党的十五大召开前夕,这起杀人抢劫恶性案件告破,重大隐患消除。我想对所有参与破案的警察表示感谢。

同日,时任公安部部长的陶四举签署命令:给予北京、新疆、河北、四川公安机关破获系列特大涉枪犯罪案件通令嘉奖:“白宝山系列特大涉枪犯罪案件的破获,有力打击了刑事犯罪的嚣张气焰,发挥了公安机关的威信。是公安机关密切配合,共同作战,打击犯罪,攻坚克难的一场硬仗。为维护首都和新疆的社会治安稳定作出了巨大贡献,为十五大的顺利召开消除了一个重大隐患。”

难忘又欣喜的九月,更难忘的是五百多个战斗的日日夜夜。

更多共和国第一悍匪白宝山(中国第一大悍匪白宝山档案)相关信息请关注本站,本文仅仅做为展示!